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动态 最新动态

这个学术研讨会,有担当!

来源:admin  浏览量:  更新时间:2020-04-08 14:43:15

        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成为全球面临的共同挑战。在美国感染人数快速激增,中国防控疫情二次反弹的关键时刻,4月5日,哈佛大学、武汉大学等重要科研单位携手举行“中美医疗系统应对新冠病毒疫情”学术研讨会。


        来自中美两国学术界的知名专家以客观、公正的态度,学者的担当与智慧,就当前疫情发展与防治、中国防疫经验、最新药品疫苗研发进展、公共卫生体系建设、国际防控合作、民间力量支持等话题进行了充分讨论与交流



       泰康保险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东升校友指出,这次疫情将促进全球共同协同来面对流行病,这可能是未来人类面临的最大挑战,它是全球民生的大问题,也是全球经济和金融发展的大问题,也是全球的社会安定和稳定的大问题。这个全球流行疾病的防治带动的是民生,带动的是经济和金融,带动的是社会稳定和安定,全球应该共同应对,共同建立稳定的体系。



       1亿元泰康公共卫生和流行病防治基金,致力于支持并参与中国公共卫生体系建设研究,助力完善国家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并将作为长期项目,建设成为一个重要的智库,推动国家基础卫生体系建设和流行病防治体系建设事业的发展


以下是研讨会嘉宾精彩发言回顾:




       武汉大学副校长唐其柱对参会嘉宾表示欢迎。他认为,此次疫情尤其严重,传染性非常强,是二战之后全球面临的最大挑战。此次疫情需要充分利用不同国家的优势和政治体制当中的优势来共同地进行应对,全力地支持医院在前线进行抗疫的斗争,从而成功地控制疾病流行和救治患者,同时开展科学研究,提供强有力的科技方面支撑,希望会议能够为未来疫情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



       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经济与政策教授、哈佛大学中国卫生合作项目部主任叶志敏教授认为有四个核心问题需要解决:一是在决策过程当中,对于一开始不明原因和不确定的情况,该如何做出决策?二是当我们在认识病毒的过程当中,科学是非常重要的,那么怎么在科学里取得更多的真知灼见,以科学为基础来作出一些决策?三是中美两国的卫生系统、医保系统不同,两个国家能否找到共通的地方来应对问题,以及中美两国能从彼此的公卫系统中学习到什么?四是治理体制,各级部门如何协调监管?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院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王辰认为中国封城和延长春节假期的举措对于延缓疫情的传播是至关重要的,方舱庇护医院的建立是“应收尽收、应治尽治”方略的具体体现,方舱医院起到了“分流病人、有效分诊”的功能,把极为有限的医疗资源重新分布,医院医疗资源集中收治重症患者。寻找有效的治疗药物是当前突出问题,中国采用了抗艾滋病药物洛匹那韦和利托那韦,还有瑞德西韦也做了严格的随机对照试验,近期会进行总结。开展核酸和血清抗体流行病学调查极为重要,才能摸清无症状感染者有多少以及人群整体免疫水平。疫苗研发是最寄予希望的方面,必须同时意识到疫苗的复杂性,尤其是安全性问题。通过这次疫情,希望全世界都能深刻认识到卫生健康事业的重要性,它是最大的民生问题,是最突出的社会经济发展动力,也是最大的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问题。



       戈登和贝蒂摩尔基金会主席、前美国医学科学院院长霍宁博博士认为今天更需要更长远的看下一步的问题,每一个国家,包括中国和美国都有需要吸取的教训。希望政府机关和机构,能够从整体上来复盘疫情爆发以来的情况是怎么样的,比如在什么时候作出决策的?这个决策是怎么样的?是不是没有完全看到盲点而作出了率先的决策。同时,我们也需要通力合作,将吸取的经验和教训为未来做更充分的准备,来应对在未来可能会出现的新的病毒大流行。这次大流行已经席卷了全球,只有在全球熄灭它才能够熄灭



        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主席、前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局长Margaret Hamburg认为在科学界进行良好的合作是非常必要的,不仅仅是分享科学研究的结果,应该创造一个共享的氛围,进行能力的共享。当前有很多问题是悬而未决的,仍然等待我们寻找答案,包括:暴发的范围是怎样的?特点是怎么样的?最重要的一点是这次疫情未来医疗资源如何调度、如何配置,以及下一轮流行病出现的时候作出什么样的完全准备?对美国来说,现在最急需的是要有针对性的研究,而且有更加灵活的资金支持,更加实在的做法进行研究。对于疫苗来说,更重要的是要确保在量产过程当中疫苗质量能够得到控制。在疫情应对的过程中,要在持续的工作当中进行数据的收集,并且不断学习,基于信息来应对风险,包括如何进行更好的科学研究,这些对于全球所面临的疫情和未来可能面临的疫情是非常重要的。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医学科彭志勇主任认为要在疫情早期更好地利用医疗资源,医院和政策制定者以及医务工作者需要在疫情中及时预测未来一段时间可能会收治多少病人,特别是对于急症的重病患者,这样可以提前在医疗资源方面做好应对和准备,在短时间内动员医疗资源,特别是ICU床位准备,可以挽救的病人就越多。



        武汉大学病毒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蓝柯教授分享在药物研究方面,武大发现了八种化合物在体外具有明显的抗新冠病毒活性的能力,并正在持续进行研究;对于气溶胶病毒载量的监测显示,在开放的公共环境里面气溶胶载量是非常低的,或者是测不到的,可以为环境消杀提供参考;在疫情诊断方面,金标准就是荧光定量PCR的方法,在疫情流行早期对于病人的诊断是尽量多手段确诊,像核酸诊断、影像学诊断、血清学诊断,特别是用CT(肺部影像学)作为辅助诊断方法,避免漏检。



       英联邦基金会主席、哈佛医学院健康政策教授David Blumenthal教授认为需要系统性的考虑,首先是全球的疫情情况是如何的?疫情的扩展在美国是指数型的增长。现在已经有27万多,超过7000多的死亡。大多数的死亡病例我认为在未来可能还会不断增加。第二,在什么时候以及如何利用有限的资源进行应对?我们担心ICU床位在受影响最严重的地区面临困难的局面,另外,还存在着关键的医疗设施的极大短缺。第三,目前全球卫生系统当中最大的挑战是什么?漏洞在哪里?我相信对于科学和临床的治疗方面我们有很多可以互相分享和互相学习的。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卢迈认为中国的经验,主要是以下六点一是迅速确认病原体并与国际分享信息,不断提升检测水平。二是不断完善治疗方案。三是严格追踪密切接触者。四是政府、社会以及大众紧密配合,而且要信任政府,遵循政府的指导。五是发挥政府高效的动员能力和整体控制力。政府要发挥有效的作用。六是保障医疗物资供应。



        武汉大学董辅礽经济社会发展研究院院长、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毛振华认为,第一“应收尽收、应治尽治”是武汉防疫站取得阶段性胜利的核心因素,结束了前方不停的收治后方不停产生新感染的局面。第二,疫情仍有二次爆发风险,应推广“应检尽检、愿检就检”。另外还需要专门指出的是,武汉有130万在校大学生,建议武汉地区大学这一学期全部采取网络教学。



       武汉大学全球健康研究院教授毛宗福认为武汉疫情期间出现医疗资源挤兑主要是四个原因一是对新冠肺炎疾病特点认知不足,疫情判断失误;二是针对新冠肺炎疫情武汉的救治能力不足;三是疫情初期基层社区健康“守门人”存在失守;四是封城之后市民极度恐慌,患者无序。此次疫情三点启示一是结合重大疫情,尽早抓住疫情传播窗口期;二是在疫情期间疫情应急优先,第一时间最快速度、最大质量进行医疗资源配置;三是舆情引导,提供权威科学资讯,建立信心。



        美国科学院院士、哈佛大学卫生经济学教授萧庆伦认为病毒对公共卫生的挑战应该放在重中之重,对全球以及中国来说应该放在决策和政策的头条。未来将会不断的有病毒出现在我们面前,大概3-5年就会有大的病毒爆发出来,我们要在抗疫过程当中不断地吸取经验,用更加严谨的方法进行经验的梳理和思考未来的计划。从这次病毒来说,至少全球的社区和科学界体现出了一种团结的力量,尤其是在病毒生物特征方面,以及如何找到相关的抗疫经验分享方面已经看到了合作的力量和精神。